Author: oliveryang

回憶錄(二)–楊曾魯

大約八歲的時候由於房子被父親賣掉了,我們只好搬到方至去住。方至是一棟古老的平房,裏面住了二十多戶人家。有三個天井,中間是禮堂。我們就住在左邊天井旁的一個房間。差不多家家戶戶都養一至二頭的豬,雞鴨等家禽,還有一條狗,因此又臟又臭。房子的左邊有菜園,廁所,空氣很臭,我一直很不習慣。 打那個時候起,百侯的災難來了,每年春天鼠疫流行。聽說患鼠疫是無藥可治的。每年要死一千多人,非常悲慘,到處都是啼哭聲。因此人們都紛紛遠離家鄉,到他鄉去避難,要九月間才回來。每年春節後母親就帶著我到外婆所在的村茶龍去。那兒遠離我們達六十裏,經過巨村,梯子嶺頂,要爬山越嶺。從早上五點跑步到茶龍已是晚上六點多了。每年我們都要在茶龍外婆家住到九月才回百侯。 記得百侯除了鼠疫災難外,還有兵災。軍閥混戰,打得死屍遍野。在大沙壩經常槍斃探子。幾天沒有人來收屍,臭到爛,野狗在那裏吃死屍,非常恐怖。 記得每個人身上得有個樟腦袋,據說可以避免中毒,但實際一點作用都沒有。因此大家都抱定一個計劃:三十六計走為上計。有的出洋,有的去上海,香港等地謀生。我照例每年到外婆那裏逃難。在茶龍是外婆所在的小村莊,我是住得比較滿意的。外婆的屋是靠在高山前面,有三層樓。凡是要往大埔縣的旅客,都要經過屋前的大路。村裏有兩處泉水坑,水很清涼。夏天的時候我總是在坑裏捕捉小魚。有時外公帶我們去捉蝦,記得一次捕到二三斤小蝦,回家做菜。田螺也很多,我也經常到田裏去拾田螺。我喜歡春天的桃花,遠處風吹來帶來陣陣清香。茶龍村四周圍都是大山,村口有個叫白水載的地方。有一個很大的佛寺,寺裏有個小賣部,賣些糖果餅乾。村裏的泉水都流向白水載,在這兒形成了很美麗的瀑布,水聲很響。夏天我經常到那裏遊戲,但那裏很危險,有高垣險壁之稱。底下是一個深潭,那時我還不會遊泳,記得九歲那年,有一次在百侯差一點給水溺死,幸好過路人救起了我。因此在深潭我是很害怕的。 離茶龍五裏路是一個比較大的市鎮,叫做丫鵲坪。我也經常跟著別人去遊覽。有時也跟母親買點日用的東西。丫鵲坪又名大鄭隔著河岸是小鄭,小鄭也是小村莊。由茶龍往大埔縣城約二十華裏,我跟母親,弟弟曾在大埔縣城裏住了兩個月。那是比較大的市鎮,很多街道。我在那裏第一次看到輪船,覺得很稀奇,濃濃黑黑的煙從煙囪裏冒出,速度很快。聽說是從潮州開來的,每天有兩艘。大埔縣城周圍有城墻,進城有東門,南門,西門,北門。大埔縣城每年都有水災,我到那裏時也湊巧發生水災,約五六天水就退了。水災時馬路成了河流,做小生意的照樣用小船在街邊招攬顧客。大埔縣城是個古老的城鎮。 茶龍的年輕人到了十六七歲就到遠處去謀生。有的往老龍,大多數還是往南洋,因此鄉下是冷冷清清的。茶龍村有個老學堂,但母親不讓我去讀書。因為等百侯稍一平靜我們就得回去。我從八歲起至十二歲出洋前這一段時期,每年都得往外婆家去逃難每次要半年。茶龍是山區,晚上早早就睡覺了。因為村裏經常有老虎出來找東西吃,記得有一天下午謝家的兩頭黃牛被老虎咬死。全村人敲著鑼把老虎嚇跑,把死牛扛回來殺賣。茶龍也有赤狗和豺狼出入,但我從來沒有碰見過。記得有一年天旱,村裏請了很多神像,鑼鼓喧天,向天求雨。求了幾天,老天爺照舊不下一滴雨,農民們十分焦急。母親則每天打聽百侯的情況,因為在百侯自家種的煙葉未知如何?是否也荒蕪了? 我十二歲那年南北軍閥在百侯村打起仗來。炮聲隆隆,槍林彈雨,母親在慌亂中給了我們兩兄弟準備了二鬥米,讓我們趕緊去逃難。一路上都是兵,子彈射在河面上像雨點一樣。我們一直跟著逃難的人群奔走。走到車頭村的山背,那裏有個神廟。已經是晚上八九點鐘了,廟裏住了一百多個難民。嚇得我不想吃,也無法入睡。第二天,有的難民遠走他鄉繼續逃難。我和弟弟則爬上高山朝百侯方向觀動靜。中午在廟裏煮了點飯吃。難民們都跑光了,只剩下我們兄弟倆。最後我們決定回家去。飯後我們便動身返程回鄉。一路上沒有一個人影,軍隊和行人都沒有了,十分淒涼。到家母親說很多東西被兵搶去。家家戶戶的大門都被兵痞沖破,養的雞鴨也被抓去,河裏地死屍隨著流水向西漂去,人心惶惶。

回憶錄(一)–楊曾魯

五歲的時候開始懂得一點人事,記得當時我是居住在百侯溪南,那幢屋是叫做余水軒,是不是我可忘記了,總之是觀音亭右邊一座,可能我就在那裏出世,父親很少在家,聽說他是賭徒,在鄉下輸了很多的錢,還欠了五歲的時候開始懂得一點人事。記得當時我是居住在百侯溪南,那幢屋是叫做余水軒,是不是我可忘記了。總之是觀音亭右邊一座,可能我就在那裏出世。父親很少在家,聽說他是賭徒,在鄉下輸了很多的錢,還欠了很多的債,因此溜到外地去謀生。因為欠了人家的債,把房子土地都賣掉。余水軒,我小時候最喜歡住的房子,房間裏有一個窗戶,可以望見河流,空氣也很新鮮,屋門口種了很多花,一年四季花香卟鼻。隔房是文昌伯,他經常在溪裏釣魚,經常可以看到他釣大魚,對我來說是十分有趣的。屋裏隔個天井是滿婆一家,她比任何人都富裕,逢年過節在禮堂中間總是她布置神位,把牌子掛上牌位,擺了香爐、燭、燈等,大門口點了兩只大燈籠。記得七歲的時候,煮飯劈材不小心把左手節頭劈傷,右手曾燙傷。 五歲的時候我已入學,是老學製。老師留著一條辯子,很嚴,動不動就打學生。我讀了一年人之初性本善,後來我就轉入思成學校。每天都經過百忍樓,因此上下學時總是與曾勇、曾敦、曾仰等一齊在思成學校讀書。總算滿意的,因為老師不打學生,而且有唱歌、體操、手工等。記得每年雙十節學生們還自己製提燈晚上遊行,喇叭,小鼓,腳步整齊,並有歌詠。 隨著年齡的長大,我經常去龍樹下捉金狗子。有時也去大作門看看驚濤駭浪水的巨響,記得大作門對面是鴨子生緊春,原來是石島,島裏面有一穴墳墓,全部是石頭,形狀如鴨,在河裏游。傳說生過金鴨蛋,這些都是迷信不可靠的。 溪北有個獅子巖,晚上點著兩串燈籠,反映在河水上面,的確很美麗。還有一座完形山,終年綠色。下村竹林,溪北有廣闊的沙灘,每年在沙灘上都有外江戲。那裏表演非常熱鬧,三、六、九,是百侯墟,四面八方的農民都把農作物挑到墟日來賣,買回日用品回鄉,所以墟是特別熱鬧。百侯街是一條街道,墟場是設有市科子、十字巷、大宗一帶旺市。 我從小就喜歡遊山玩水。我的家鄉百侯它的東面是車頭,西面是馬坡山,南面是含空頭,北面是蕭屋,中間是一條河流。河流南北都有沙灘,上下村都有河流通過。聽人家說百侯有小西湖之稱。就天然風景來論,西湖不及百侯。百侯有天然的八景。早晚溪水的顏色不同。西南山很高大。西北有上寨和下寨,都是很好遊玩的地方。上下寨都有小瀑布。有神廟和塔寺,有奇形怪狀的神像。下寨有製碗廠,利用水力舂泥。 每年清明節掃墓,拜祖宗叫做祭墓。由於我的父親不在家,因此我作為代表,到過四氏的田心肝墓,八氏的石子科,九氏,十氏,十六氏最遠,叫做烏石坪。我們常常是五時出發,回來時已是傍晚七點左右了。沿途風景很美麗。我們是小鬼邊跑邊玩,還采檔呢子吃。每次去祭墓都有民間音樂吹奏,因此不會感到疲勞,所謂祭墓實際就是野餐。除了燒香放鞭炮,墳墓周圍散貼香紙,將墓碑漆新,割掉墓地的雜草外,子孫們跪拜禮畢後便開始野餐。菜色最豐富的要算四氏祖公。這些費用都是從祖傳下來的土地,剝削農民的收租錢來開銷的。 在鄉下春節是最隆重的節日。記得母親一到春節她就很擔心事。父親在外很少寄錢回來。母親常叫我拿首飾去當,等種下的煙葉收成時再把首飾屬回。因此我從小就懂得當東西,但在我的內心是很難過的。母親也喜歡賭博,不過只是在農歷新年期間。她總是愛玩年宵,摘色子。她每年都能贏很多錢,有時可贏二三百塊錢。在方至這兒摘色子可達兩個月,至到農忙才停止。 過年家家戶戶都貼對聯,門口吊上了新燈籠。晚上燈光四射,鑼鼓喧天,天空射著火箭,鞭炮聲劈劈啪啪,老人小孩得穿著新衣服。 正月十五是最熱鬧的節日。白天可以看到舞獅,舞龍。晚上舞鯉,還有迎景,迎神,迎燈。一串串的手提燈籠,長的約四五裏。奏著民間音樂,一直到深夜。 端午節在河裏賽龍舟,鑼鼓喧天。在陸上有紙紮的龍船,信男信女前往燒香,跪拜。我們小孩子聚在船邊,摘船鱗。那天家家戶戶都吃棕子,街上都放假,休息一天。七月半是拜鬼日,在沙灘上集神會。大燒香紙,紙衫,紙箱等。和尚在念經,敲木魚。據說連續搞三天,方能避妖氣。這是封建迷信傳統習慣。